Bonzi-堡主

语废

菜鸡板绘第二波

幼巡

不加胡子真的别扭x

【峰巡】犬#5

本来一开始没打算写这么多的,结果莫名其妙已经写第五章了。
有点卡文,也不知道怎么结尾了
加上最近有点忙
下次更新可能会……远一点
望谅解
————————————————————————————
  day#5
  凌晨00:15
  高亚楠来之后开了点药,周巡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些,现在正窝在被子里小憩。
  时间太晚,粘着高亚楠一块来的关宏宇正蹲在沙发跟前守着小饕餮睡觉。关宏峰从柜子里翻了两套被褥出来抱到书房。
  “今天麻烦你们了。”关宏峰铺好地铺,走出书房,看着门外的高法医。
  高亚楠双手插兜,看着关宏峰直叹气。“大晚上打电话,我还当多大个病,普通的吃坏肚子而已,再加上周巡的老胃病,你还真以为半盒巧克力够吃死一百多斤的狗啊。你啊,就是关心则乱。”她又扫了一眼睡熟的周巡,盯着那狗耳朵纳闷。“那耳朵尾巴,怎么出来的?”
  “前几天早上起来就那样了……”关宏峰顿了顿。“一天一个样。”
  高亚楠复杂的看着关宏峰,斟酌了几秒还是说出了口。“你有没有想过,周巡再过不久怕是会真的变成一只狗……”
  “我倒是不担心他变成什么。”关宏峰面色不惊。“我比较担心,他‘人间蒸发’以后的各种问题。”
  高亚楠拍了拍关宏峰的肩膀,朝关宏宇勾了勾手,一步步踏着地板往书房走。“总之,关队,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走到书房门口时,她转头看着关宏峰。“还有,下次记住,我可不是什么家庭医生。”
  等书房内也没什么动静后,关宏峰已经洗漱干净,他怕惊动到周巡,小心翼翼的爬进被子里。已经是深夜,屋子里安静的不能再安静,关宏峰看着周巡的后脑勺,听着周巡平稳的呼吸声,关宏峰被周巡今天晚上这场病闹得忐忑不安,但现在在他曾经惧怕的黑暗中,不安的心跳声却渐渐平稳起来。周巡转了个身,顺着热源凑过去,在关宏峰怀里蹭了蹭,耳朵擦过关宏峰鼻尖和脸颊。
  自己还是怕充满黑暗,没有一丝光的地方的,关宏峰想。
  因为周巡,已经是自己的光了。
————————————————————————
  第二天早上,四个人精神都不怎么好,缘由无非是睡的太晚,周巡病好了,虽说脸色还有点苍白,但一大早上见到的那份笑容,足够让关宏峰放心了。
  关宏峰做了简单的早饭,等端上桌的时候发现关宏宇的爪子往朝后躲的周巡头上的耳朵探,关宏峰一筷子敲他弟脑袋上。气的关宏宇皱着眉直瞪关宏峰,诶了一声,三大一小四个人一块看他,硬憋的关宏宇没敢发作。
  表弟,关宏宇愤恨的咬了口面包,真是表弟。

tbc

【峰巡】犬#4

下章梗概,打表弟x
——————————————————————————————
  day#4
  新的一天,汪苗推开副队长办公室的门的时候,看见的却是关宏峰。
  “关队?我师父今没来?”
  “重感冒……”关宏峰翻了翻桌子上零乱的文件资料,抬头看着呆滞在门口的汪苗。“生病请假了,怎么?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市局那边又要开什么会,说是派个人去…”
  “你跟小周去得了。”关宏峰冲人挥挥手。“算是锻炼你们。”
  “诶,关队……能不能换个人……?”汪苗讨好的笑,满脸的期待。
  “你说赵茜……?”关宏峰把桌子上的资料一股脑的拿手上,移开身旁的椅子往门口走。周巡也老给他说汪苗对赵茜那点心思,眼前这事顺水推舟也没什么不妥。“那就赵茜吧。”
  他看着小汪撒欢的往办公室里跑,自己慢慢悠悠的把周巡办公室的门顺上,脑子里面想的是一大早上周巡长出来的毛茸茸的尾巴,嗯,手感很不错。
  整整一天再没什么大事,无非是几辆警车进进出出,再处理些日常的文件。等到下班时,关宏峰想着得给周巡带点吃的,早上临出门前关宏峰把饭都给周巡留好了,他想着晚饭买点好的,便在回家路上绕了弯,挑了家川菜馆,点了几道菜打包带走。
  关宏峰手上提着打包回来的餐点,掏钥匙开了家门。房间里很暗,只有地球仪灯亮着。
  “周巡?”关宏峰把餐点放到门口边的柜子上,担忧的看着房内的黑暗。他的黑暗恐惧症自213后好了不少,虽然还是畏惧黑暗,但不至于昏厥过去。关宏峰皱着眉头往里面走,顺着明显不是睡熟的人有的呼吸声摸过去。周巡在床上裹着被子,或者说是蜷缩在那里,额头上都是冷汗,全身发抖。关宏峰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开始变得慌乱。他把床头灯打开,轻拍了拍人脸颊。
  周巡眼皮重的慌,睁开眼就看见关宏峰一脸着急的样子,扯了个笑。“老关啊……回来了……?”
  “你吃什么了!?”关宏峰借着床头灯的光打量房间,他看见茶几上的巧克力包装盒,半盒巧克力都不见了踪影。“你什么时候吃的?”关宏峰慌了神,没功夫想那半盒巧克力是否足够致死,或是巧克力对周巡能否致死。也没功夫去想现在的时间和瞒着其他人周巡长狗耳朵和尾巴这件事了,一个电话就给高法医打了过去。

tbc

目标,1000热度

墨蛇君:

冷圈无所畏惧。

【峰巡】犬#3

emmmmm……
我上次更新是什么时候……
——————————————————————————————
  day#3
  关宏峰和周巡两人面对面坐床上大眼瞪小眼。关宏峰依旧面色不惊,看的周巡发愁,挠了挠头发,直接栽枕头里。“怎么办啊老关……”
  “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超出认知之外的状况,关宏峰也束手无策。
  “这还有半小时就上班了。”
  “收拾快点,我可以无损飙车过去。”
  “那我这狗耳朵呢,被人看见非得抓哪个鸟不拉屎的研究所里。”
  关宏峰摸了摸下巴,从衣柜里拿了个帽子和口罩丢过去。“还好只有耳朵……带上这些,然后……装病吧。”
————————————————————————
  到支队的时候,还是迟了五分钟。
  不过一个是支队长,一个是副队长,再加上迟的时间不长,也没人说什么。
  况且从周巡到以后,整个警队里都是他的咳嗽声,震耳欲聋。
  咳嗽声跟着着周巡办公室的关门声戛然而止。
  “你咳的太过了。”关宏峰蹙眉,把门反锁。
  周巡瘫进自己的椅子里,伸手把口罩和帽子都摘了,满脸难受的揉揉自己的耳朵。“憋死了……这帽子太小了,耳朵卡着疼。”
  “我看看?”关宏峰大踏步凑到人跟前,手掌顺着人耳朵根抚摸,轻轻的揉捏。手心里的狗耳朵是短毛,但不扎人,暖乎乎的透着体温。周巡不自觉的往关宏峰手心里蹭,眯着眼享受。
  揉了会儿,周巡一抬头,面色严肃的盯着人。“老关。”
  眼睛也变成兽眸了,关宏峰想。不过还是很好看。
  “老关,你说我要是这会儿生病了,该去哪个医院?”
  “你生病都是外伤,去动物医院还是人类医院都没事。”关宏峰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要是变不回去了呢?”周巡掏了包薯片出来嘎巴嘎巴啃。
  关老师摸了摸下巴,等周巡消灭完半包薯片后,才挤出俩字。“再议。”
  “操。”周巡把薯片包装袋往桌上一放,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再议什么啊?再议我就被当外星物种抓走了。”
  “你要相信我的随机应变能力,想想213。”
  “别提那事,一提我就想揍你们哥俩。”
  关宏峰冲周巡笑了笑,周巡怎么看怎么觉得那笑里面全是对他观察力的嘲讽。
  于是周巡举起了薯片包装袋。
  然后继续吃了起来。
  这哥俩,一个打不过,一个打不得。
  啧。

tbc

【峰巡】犬#2

可以揉耳朵了x
——————————————————————————————
day#2
     周一的中午,警局边的小面馆,周巡第一次对关宏峰的口味发出了抗议。
  “我想吃肉。”周巡看着眼前的油泼面,拿着筷子扒拉。等到关宏峰吃完一碗面了,周巡碗里的还保持着原样。
  关宏峰右眼皮跳了下,招呼伙计结账。“怎么突然对肉这么渴望?”他站起身,示意周巡别再折磨那碗面了。关宏峰走到人行道上,周巡紧随其后,跟在风衣角的后面,没管关宏峰的问题,继续唠叨。“老关,我们去吃肉吧,什么肉都行。”周巡几乎是哀嚎的喊了一路,等到了关宏峰的办公室,才被两包牛肉干堵住了嘴。
  “先吃吧,一会儿给你买点快餐好了。”关宏峰有点头疼,总觉得周巡有点不一样了,可哪不一样了呢。他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摸索着下巴盯着嚼肉干的周巡。
  盯了半包牛肉干的时间,关队径直走向周巡,捏住人下巴开始看周巡的牙。
  “唔∑老关你干嘛!?”周巡挣脱开,叼了根肉干一脸不满。“看牲口呢你这?”
  “周巡啊……”关宏峰在屋子里踱步,思索着怎么说这话。“你没发现你自己的牙齿,尖锐的跟狗一样了吗?”
  “诶!老关你怎么跟小汪那小子一样,我怎么就狗了!?”周巡拿着肉干袋子指着关宏峰,替自己愤懑不平着。
  关宏峰超前一步,一手捏住人下巴,一手两根手指探进人口内,寻找到那几处尖锐且长的牙齿,摁了摁。“这些,明显的区别。”
  “我没开玩笑,周巡,你想想你昨天开始敏锐的嗅觉,和今想对肉进食的反常的欲望,再加上这牙齿……”
  “脑关尼先把指抽拿出且!”
  关宏峰失笑看着气急败坏的人,把手指拿出了擦了擦口水。“周巡。”关宏峰敛了笑。“还是去检查一下吧。”
  “不去!老关你就是大惊小怪,鼻子灵点牙尖点又死不了人!”周巡一屁股坐关支队长的椅子里,翘着腿继续啃肉干。
  关宏峰叹了口气,也不再坚持,凑过去讨论起要买哪家外卖。
  
day#3
  关宏峰是活生生被摇醒的。“老关!!老关!!快起来!!”
  “怎么了……?”关宏峰迷迷瞪瞪睁了眼,眼前是一脸焦急的周巡,长了狗耳朵的……
  关宏峰直接从床上蹦起来了。

tbc

【峰巡】犬#1

周队犬化梗

但应该更的蛮快
请忽略我这个不会写案子的写的案子。
不喜勿喷
——————————————————————————————
day#1

  周巡,长丰支队现任副支队长,在今天早上去命案现场的时候,对着尸体吐了。
  正讨论案发时间和受害人死因的关宏峰和高亚楠两人都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给还弯着腰干呕的人递了个袋子。
  “我说周副队长,怎么一晚上没见,回十几年前了?”高法医双手插兜,好笑又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关宏峰依旧处变不惊,他凑近了些给周巡顺了顺背。“怎么了?”
  “我靠,老关,今这尸体太味了!”周巡抬头不满道。
  关宏峰皱了眉头,转头看了下被绑在树干上的尸体,身上多处打击伤,心口处一刀致命,血已经流的差不多了,死亡时间也很近,血腥味和腐臭味没那么明显,相比以往的命案现场,这次的空气算是比较清新的了。
  可周巡的反应不像是装出来的,关宏峰想了半天,没理出头绪,便不再细想,继续研究案子。
  案子本就简单,再加上周巡的话,进展的很快,等到下午的时候,就确定了犯罪嫌疑人,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但实施抓捕的时候,那家伙钻进了个七拐八拐的巷子里,不见踪影。
  正在所有人原地打转,不知道往哪走的时候,周巡顺着一个方向就冲了过去。
  “汪!这边!”
  周巡带着几个警员在巷子里转,不多时便逮到了那个小子。
  汪苗压住嫌疑人给拷上手铐,还不忘回头拍周巡的马屁。“师父您也太牛逼了,你怎么知道这小子在那边的?”
  “他身上一股子豆汁缠着地沟油的味……”
  “师父你鼻子跟狗一样灵……”
  “说谁是狗呢!”周巡踹了汪苗一脚。“快快快,带回去一审,今就完工了。”
  年轻人嘴硬,硬撑着在审讯室呆了几个小时,直到沾满鲜血的凶器在嫌疑人家里,被找到,拍到了审讯室的桌子上,那个小伙子才瘫在椅子上,颤抖着一口气说完了来龙去脉。等处理完案子的时候已经半夜了,周巡开着牧马人,载着关宏峰往两人共同的家里开。
  等开了家门,周巡直接就扑到床上,一闭眼,睡着了。
  关宏峰叹了口气,给人脱了鞋子和外套,盖好被子,洗漱好后准备钻进被子里。
  他看见周巡外套口袋里的烟。
  奇怪,一根都没动。

tbc

【峰巡】尝试(下)

老关花吐
又名你们期待的画面怎么可能出现
——————————————————————————————

  “老关,来,亲吧。”周巡叉着腰站在一旁,示意人进行下一步行动。
  “什么!?”关宏峰和周舒桐几乎是同时惊讶出声并不可置信的看向周巡。
  “周队,你不是说关队有事情找我吗,这是怎么回事?”
  “小周啊。”周巡面色凝重的拍了拍周舒桐肩膀。“你关老师得绝症了。”
  “什么!?”小姑娘吓的差点没跳起来,要不是周巡手还在她肩膀上,她准得凑到关宏峰跟前,看看他到底是哪出问题了。“什么时候得的?什么病?怎么治啊?”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周巡头疼,他朝周舒桐摆摆手,又拍了拍关宏峰的肩膀。“也没什么大事,就花吐症,你让你关老师亲一口就好了。”
  “周巡。”关宏峰拨开周巡的爪子,皱着眉头看着他。“我不是说过我不知道我自己喜欢谁吗?你这是做什么?”
  “不知道,那就一个个试嘛……”
  “哪听来的歪方法,要是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那亲了也没用。”
  周巡朝天空翻了个白眼,心说你弟说的歪方法。转脸又把周舒桐往人面前推了推。“你看老关,现在除了等死也就这办法行得通了。”
  “周巡……”
  “关老师,试试,也不是不行……?”小姑娘红了脸,手忙脚乱的解释。“周队说得对,也只有这个办法。”
  关宏峰无奈的看了眼这个小徒弟,转眼瞥见周舒桐背后站着的周巡眼里多了几分稍纵即逝的苦涩,被人畜无害的笑容盖住。
  “好吧。”关宏峰这两个字吓了周巡一跳,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他看着关宏峰往周舒桐嘴边凑,他几乎想闭上眼睛不看这个画面。
  但关宏峰只轻轻的在周舒桐脸颊上落了个轻吻,然后便后退几步,撤出了一片安全距离。
  房间内的寂静持续了几秒,接着是房门突然被推开。
  “师父,这有个报告要您签……”汪苗探进来的头被周巡活生生瞪的退出去了几分。“这是,怎么了……?”
  “来,汪,过来让你关队亲一口。”周巡面色不善,一边说一边要过去扯汪苗。
  汪苗连连后退,直退到走廊上。“诶诶诶??师父我这初吻留给我未来女朋友的!”
  “周巡。”关宏峰及时制止了这场闹剧,把周巡唤了过来。“我不知道自己喜欢的爱的是谁,但我知道我不爱谁,谁治不了我这个病。”
  周舒桐闻言缓过了神,朝着关宏峰和周巡看了眼,错开眼神说了句“关老师我还有事要忙。”慌慌张张的就往门外走。
  周巡看着他徒弟趁机拿着文件跟着小周溜了,楼道里小汪叨咕着“诶,别哭啊怎么了这是?”,这声音跟着脚步声和不明显的抽泣声,越飘越远。周巡眼皮开始跳,两个眼皮一块跳,他开始想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没买保险啊。
  关宏峰看着周巡的眼睛,看着看着又咳嗽起来,花瓣的数量远远多于上一次,吓的周巡给他顺气,手掌有一搭没一搭的拍在关宏峰背上。
  “老关,那现在怎么办?我列个单子你一个个排?”
  关宏峰还在咳,没接周巡的话。
  周巡转身去桌子上拿了个本和笔,开始写人名。“小周不对,小汪……不可能,再把无关人员和亲戚家属一排除……人还真少了不少。”
  “还剩谁?”关宏峰嗓子有点沙哑,他站在原地看着窗外初春的阳光洒在周巡身上,发丝和眼眸里都是金色的光。
  “刘音,赵茜,还有几个人……社交圈小也是好事啊……诶?老关,你说先去找哪个?”周巡抬头看着关宏峰,四目相对,关宏峰愣了下。
  他看着周巡,想起他刚刚在周舒桐背后眼里的苦涩,想起他们两个人的初遇,想起关宏宇跟他转述的话,甚至想起2.13那天晚上,他看见坐在阶梯上的自己,松了口气朝自己跑过来的样子。
  “先挑喜欢我的。”关宏峰这么说,把周巡说愣了。
  “不是,老关,我哪知道这里面谁喜欢你啊?”他低头看着纸上的名字,抬头便看见关宏峰已经走到他面前。“诶呦老关你吓我一跳。”
  “周巡。”关宏峰盯着周巡的眼睛。
  “诶?怎么……?”周巡被盯的有点发毛。
  “亲我一下。”关宏峰指指自己的嘴唇。
  “啥!?”周巡吓的后退半步,跌到椅子里。
  “你不是喜欢我吗?”关宏峰撑着桌子往前凑。
  “不是,老关……?”周巡几乎要陷进椅背里,眼神对着关宏峰,脸上挂着笑。
  “不喜欢我?”
  周巡闭了眼,一脸准备英勇赴死的样子。“喜欢喜欢喜欢,好了吧!?”
  接着周巡就感觉有个软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唇,是关宏峰。他睁开眼,感受着对方的舌头探进自己的口腔,他回应着关宏峰,身子脱离了椅背向前凑。
  吻毕,周巡看着自己和关宏峰一起咳出了木棉花血红的花瓣。
  “操,不会没治好你,我还被传染了吧。”
  “周巡。”关宏峰难得的笑了。“那是痊愈的证明。”

end